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玩红运快三幸运飞艇:正文 第161章 消失的記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容安安的家是標準的三室一廳,容耀和妻子睡在最大的一間臥室。

    容安安的房間挨著就是廚房,阮相思住的是家里最小的一間臥室。

    不過雖然房子小,里面的裝飾也是姑父跟姑姑上心了專門找人設計的。

    一進去就有個隔斷的臺階,臺階大概有五六層的樣子,上面是一張粉色的公主床。

    下面用空出來的地方是一個小的書房,有書桌還有用亞克力板直接鑲嵌在墻面上的書架。

    米黃色的飄窗,讓臥室看起來十分的溫馨,空間甚至比容安安臥室的都要大。

    這是喬慕白第一次來容家,順著阮相思的手指的方向,鎖定了容安安的房間。

    剛走進去,就看到容耀在給容安安準備輸液用的東西。

    聽到腳步聲,容耀扭頭看了一眼,當看到喬慕白出現這里的時候。

    還是多少有些詫異的,不過在看到他手里拿著的一部手機時,就瞬間了然了。

    “剛還在找手機呢,原來是忘記拿了,真是麻煩你還專程跑了一趟?!?br />
    容耀的心思沒那么細,至于喬慕白是怎么知道他家在這里你,一點都沒有要問的意思。

    可他知道喬慕白是個人才,最起碼在醫學上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

    他跟喬慕白認識也有好幾年了,從一開始的陌生到后面的惺惺相惜。

    畢竟對于醫學愛好者來說,年齡從來不是阻止他們交流溝通的橋梁。

    “安……容小姐這是怎么了?”

    喬慕白一時情難自控,險些把藏在心里已久的那個名字喊出來,不過幸虧理智戰勝了感情。

    及時改變了對容安安的稱呼,他就站在門口看著那個躺在床上臉色因為高燒而看起來潮紅的女孩。

    隱在鏡片后的雙眸里閃過一絲心疼。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太清楚,要不是相思及時給我打電話,我這會兒也不知道。這孩子身體素質一直挺好的,想著應該是最近在醫院實習,壓力太大。再加上最近天氣原因,吹了風感冒了?!?br />
    原來她已經開始實習了,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她都已經大學畢業了。

    喬慕白慢慢的走到了床邊,容安安的手面上的血管很細,饒是戴著眼鏡有著幾十年醫齡的容爸爸。也有些犯愁,他用橡皮筋捆在容安安的手腕處。

    用手心輕輕拍打著容安安的手背,不一會兒就一片紅。

    “哎呦,這丫頭的血管真是我遇見過最不好扎的一個,小喬啊,要不你來試試?”

    其實容安安并不經常生病,一般頭疼感冒的吃點藥,過兩天就會好。

    所以容爸爸給她扎針的機會并不多,可也不是一次都沒有。

    只是卻從來沒有一次就成功扎好的,記得第一次給容安安扎針。

    他硬是扎了四次才成功,那個時候容安安都快要哭成淚人了。

    小小的臉蛋上掛著淚水,嘴里念叨著:“爸爸你太笨了,等我長大了也要當醫生。一定不會像你這樣子扎個針都那么費勁。唔,媽媽安安手疼……”

    看著女兒被扎的快變成篩子的手背,容媽媽簡直要心疼壞了,緊緊的把年幼的女兒抱在懷里,輕聲安撫著:“乖,媽媽吹吹,安安就不疼了?!?br />
    喬慕白愣怔的看著容耀,似乎在判斷自己剛才聽到的話的真實性。

    可容耀哪里會給他時間考慮,雖然他給容安安打了退燒針,可輸液的里面有消炎還有治療感冒的藥劑。

    而且輸液的話,容安安好的會快點。

    這次幸虧妻子住在了學校,要是在家,看到安安就這么躺在床上。一定會跟他急眼的……

    “哎呦,我的小喬啊,你別愣著啊,趕快給安安扎針,我先去上個洗手間?!?br />
    容耀走后,喬慕白直接蹲在了床邊,伸出去的手顫巍巍的握住了還捆著橡皮筋的手。

    因為橡皮筋的關系,血液開始不流通,整只手看起來慘白慘白的。

    他有條不紊的拿起放在床邊的輸液針頭,然后用藥棉在容安安的手背上擦拭了下。

    就像容爸爸說的那樣,容安的血管特別細,可喬慕白依舊捏著針頭一針扎進去。

    看到輸液管里有血液進來,瞬間松了一口氣。

    他剛要去撥通輸液管上的小滑輪,就聽到昏迷的容安安囈語了說了句:“大白,別哭,安安在……”

    轟……

    喬慕白那雙平靜的毫無波瀾的雙眸里,瞬間瞳孔一縮。

    他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想要聽更多,卻不想這個時候容爸爸居然又回來了。

    “小喬啊怎么……呀你都扎好了,真是不愧是新一屆的醫學奇才,這么細的血管你也能一次成功?!?br />
    “容醫生可別再夸我了?!?br />
    要真是奇才的話,當年又怎么會看著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束手無策呢。

    不過好在,最后她沒事了,唯一一點不好的就是,她不記得他了。

    爺爺找人抹去了她大腦里所有和他有關的記憶,像給電腦做編程一樣。

    讓人編了一段新的記憶給她,可是那段記憶里并沒有他。

    “小喬?小喬……?”

    容爸爸喊了好幾次,喬慕白才猛的回神,絲毫沒有一絲走神的自覺。

    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容安安,然后平靜的看著容爸爸:“我先回診所了,晚上診所沒什么人,容醫生不妨在家守著女兒,要是半夜燒還沒有退的話,還是及時送醫院的好?!?br />
    “嗯,你說得對,那診所那邊就交給你了?!?br />
    容爸爸深思熟慮之后,也認同了喬慕白的說法,決定留在家里好方便照顧容安安。

    并放心的把診所交給了喬慕白。

    “大白別走……”

    床上容安安的囈語還在繼續,讓正要抬腳走出臥室的喬慕白身形一頓。

    那顆至于胸口的心臟,開始劇烈的抽痛,他咬緊牙關。

    告訴自己,離開這里才是正確的選擇。

    那一年爺爺的話,至今還在他耳邊回響:“你要真的是為了她好,以后就不要再去找她。你也不希望她再次因為你而陷入危險吧!”

    好不容易動搖的一點點小心思,瞬間被冷水澆滅。

    他無聲無息的走出了容家,沒有選擇坐電梯,而是一口氣跑到了樓下。

    站在公寓前面的空地上,看著那還亮著燈光的房子,眼角竟不受控制的流出了一滴眼淚。

    晚上九點半,宋初一公寓里。

    程慕和看著因為聞到榴蓮味,而嘔吐的臉色慘白的宋初一,心里一陣陣揪心的疼。

    “好點了嗎?”

    他回到廚房接了一杯溫水,在里面放了點白糖。端著遞到了宋初一的跟前,眼神里是解不開的擔憂。

    宋初一把胃里的東西都吐干凈了,這會兒倒是不覺得難受了。

    默默的看了程慕和一眼,雖然不知道他又來干什么,可光是看著他這張寫滿了心疼的臉。

    她就無法狠下心來不去接他遞過來的水杯。

    佯裝冷漠的把手杯拿在手里,喝了一口在嘴里漱了漱口,然后還沒等她彎腰去找垃圾桶吐。

    跟前的男人就眼疾手快的把垃圾桶遞到了她的眼前。

    宋初一嘴角極淺的抽搐了下,淡定的把水吐到了垃圾桶里。

    反正也不是他第一次這么照顧自己,人家都不嫌棄,她再矯情就說不過去了。

    “還難受嗎?”

    “好多了,你怎么又來了?!?br />
    語氣里帶著一絲小嫌棄,程慕和假裝沒有聽出來,舔著笑說:“你一定餓了吧,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菜,先去吃飯好嗎?”

    宋初一的手在肚子上揉了揉,程慕和不提餓,她還不覺得餓。

    可一聽到他說有最喜歡吃的菜,宋初一的肚子就像是感應到了一樣。

    咕嚕嚕的叫了起來。

    讓她本想拒絕的話還未說出口,就直接卡在了嗓子眼。

    “別以為你做了一頓飯,我就會原諒你?!?br />
    宋初一說這話的時候,傲嬌的像極了剛談戀愛時候的模樣。

    程慕和簡直不要太激動,看來死皮賴臉這方法還是有用的。

    回頭一定好好的謝謝沈鈺給他出的主意。

    “沒關系,我已經做好為你做一輩子飯菜的準備,只要你給我這個機會。我們現在就可以去直接把結婚證領了?!?br />
    這次從部隊回來后,他就寫了退役的申請書,雖然很不舍得離開自己熱愛的事業。

    可他還有比事業更重要的人在等著她。

    他答應過團長,以后有需要他的任務,他會無條件的執行,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回到京城。

    回到這個他愛慘了的女人身邊。

    “去,誰要跟你領結婚證啊,別自作多情?!?br />
    宋初一嘴上雖然說著不饒人的話,心里卻因為他的話,泛起了點點漣漪。

    就像是在平靜的湖面上,突然丟下一顆石頭,瞬間濺起了晶瑩剔透的水花。

    如夢如幻般的存在,讓她竟產生了幾分不真實的感覺。

    就連呼吸她都變得小心翼翼,生怕她一閉上眼睛,眼前的男人就會消失不見般。

    “初一,我知道你現在心里對我有很大的誤會,咱們有什么事等吃完飯,我就跟你解釋清楚好嗎?”

    “哼,誰要聽你解釋,起開,我餓了?!?br />
    傲嬌的宋初一一如當初那個在學校操場用籃球砸他腦門的那女生一模一樣。

    程慕和眼底含笑,主動伸出了手把人從床上扶了起來。

    氣氛難的這么的平和,恬靜。

    兩人一前一后的走進了小餐廳。

    說是餐廳,左不過就是在廚房門口擺放了一張正方形的餐桌。

    上面有程慕和用碗蓋著的四個菜盤。

    看著宋初一入坐后,程慕和一道道的把碗掀開。

    菜盤里的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就暴露無疑。

    辣子雞丁,焗油杏鮑菇,涼拌地三鮮,還有一道紅燒魚。中間的湯盤中時西紅柿雞蛋湯。

    難的程慕和還記得她以前的口味,可這幾年她一心都放在了紋身店上。

    在吃的上面反倒是不那么高要求了,晚上回來的晚了。

    她就直接在胡同口的夜市上隨便買點吃的,邊吃邊回家。

    等到家了,肚子也吃飽了,然后開始洗澡,收拾然后睡覺……

    這么多年,幾乎都養成習慣了。

    所以猛地看到這么多以前她喜歡吃的菜,確實心里感觸頗多。

    “快嘗嘗看,味道怎么樣?”

    坐在對面的程慕和一臉期待的看著她,宋初一不好意思讓他的期待落空。

    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雞丁,放進嘴里。

    還別說味道又麻又辣,口味適中,吃著還挺好吃的。

    “不錯,想不到你還記得我喜歡吃辣?!?br />
    大學那會兒,宋初一住校,經常跟容安安還有宿舍的幾個女同學,放學了就去校外找那些冷門的美食。

    其中川菜,湘菜,是她們吃的最多的,也是最對她們口味的。

    畢竟五個同學里面,有四個半都喜歡吃辣。

    “來,嘗嘗看這魚,我特意腌制了之后才做的?!?br />
    程慕和夾了一塊鮮美的魚肉,放到了宋初一的碗里。

    宋初一眉宇間帶著柔和的光,渾身像是會發光一樣,淡淡一笑。

    然后拿起筷子夾著魚肉,結果還沒等她放進嘴里,就聞到了一股子魚腥味。

    瞬間胃里那種反胃的感覺又來了,宋初一臉色一變,把筷子往桌上一推。

    然后捂著嘴吧就沖進了洗手間。

    “嘔……嘔……”

    程慕和心再次提起來,快速的走了過去,用手開始在她的后背輕撫:“初一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要不等我們還是去醫院檢查下吧?!?br />
    宋初一吐完之后,整個人都軟了,身子靠在程慕和的懷里,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你沒事少咒我,我好得很,估計是這段時間借酒消愁,刺激到胃了?!?br />
    因為程慕和的關系,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她確實喝了不少的酒。

    所以她以為自己只是胃不舒服,壓根就沒有往其他方面想。

    可程幕和不放心,愣是抱著她下了樓,然后又抱著她繞過公寓樓,來到了后面的車前。

    “喂你快點放我下來啊?!?br />
    宋初一的臉臊的通紅,還好現在是晚上,不然她肯定要成為公寓里茶余飯后八卦的中心了。

    “不放,你老老實實的跟我去醫院做檢查,只要醫生說你沒事,我就放你下來?!?br />
    這話嚴肅直接氣笑了宋初一:“那你總不能要抱著我開車然后去醫院吧,你放我下來,我自己上車?!?br />
    程慕和狐疑的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考慮她說話的真實性。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