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一定牛: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朱統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沖天而起的血煞之氣,以及其中若隱若現的邪異之刀,當即引起了數十個妖獸的注意。

    葉天離開不久,數十道身影不分前后的出現在那座山頭之上,他們看到地上慘死的四只化神巔峰的莽荒獸妖,臉上神色無常,妖界一只奉行強者為尊,實力弱小者,只能為強者服務,或者淪為強者的食物。

    而在數十道身影里面,一只身高十尺的大漢看到地上的四具莽荒獸妖的尸體,面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這位大漢正是莽荒獸窟的朱統領朱剛強,合體中期的強者,也是附近數百里之內,自立為營,而且經營好莽荒獸窟的唯一強者,至于趕來的其他妖獸,有的是看到沖天的煞氣光芒而來,也有附近妖城的強者。

    數十位合體期強者出現,朱剛強的目光當即鎖定住一位青衫男子,正是青城的少主衛青峰,他的父親可以青城的城主,大乘期強者,坐鎮青城,守護著青城方圓數千里的疆土,?;ぷ叛遄用?,鎮壓著人族修士。

    朱剛強的莽荒獸窟,所處的位置就在青城的疆土,每隔三年,朱剛強都要向青城送上一份厚禮,以求青城城主的庇護。

    莽荒獸窟距離青城有兩千里,朱剛強自然清楚,就算莽荒獸窟發生什么事,青城也不會為了區區一個莽荒獸窟動用青城守衛。朱剛強雖然心有不甘,誰讓他實力不如青城城主,所以面子上的功夫一定要做足。

    三年一次,朱剛強都會親自帶著禮物和幾名合體期的手下拜會青城城主,雖然從未見過青翼王的蹤影,不過也趁著機會和青翼王的兒子衛青峰掛上些許關系,正因如此,方圓數百里只有莽荒獸窟發展的越來越好。

    “衛少主,幾年不見,少主實力又有精進,當真是可喜可賀!”朱剛強走到衛青峰面前,肥厚的臉上堆滿了笑意,看起來顯得恭敬無比。

    “朱剛強,這幾只莽荒獸妖可是來自莽荒獸窟?”衛青峰看到朱剛強,當即想到地上的四具莽荒獸妖的尸體,伸出手指著四具莽荒獸妖的尸體,淡漠的說道。

    “屬下還不能斷定這些尸骨正是莽荒獸窟的弟兄?!敝旄漲抗Ь吹幕卮鶿檔?。

    他在看到四具莽荒獸妖尸首之時,其實已經認出死掉的四人正是莽荒獸窟的幾個化神巔峰的弟兄,可他想到方才沖天而起的血煞之氣,于是決定先不承認和莽荒獸窟有關,免得引起附近數十名合體期妖族修士對莽荒獸窟的覬覦。

    莽荒獸窟雖說是青城管轄范圍之內,然而,那道血煞之氣,還有里面若隱若現的邪異之刀,朱剛強隱約想到了一直流傳于妖界,有關煉血妖刀的傳言,也許傳言是真的。

    若是眼前的青城少主衛青峰認定莽荒獸窟和煉血妖刀有關系,只怕自己付出一切,建立而成的莽荒獸窟,頃刻之間,就會成為一堆廢墟。

    朱剛強不敢拿莽荒獸窟,更不敢拿自己的未來做賭注。因為每年莽荒獸窟的巨額收益,才能維持朱剛強,以及數十名手下的修煉所需資源,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朱剛強相信自己也能向青翼王一樣,突破大乘期。

    “他們全都是莽荒獸妖,方圓數百里,唯有莽荒獸窟才能有足夠多的莽荒獸妖?!?br />
    “正是,吾觀察他們的尸骨,應該都是化神期的實力,完全可以化形成人,這樣的實力,只怕整個青城地界也難找出比莽荒獸窟更加符合的特征?!?br />
    “衛公子,這些尸骨一定來自莽荒獸窟?!?br />
    “方才沖天而起的煞氣,想必諸位都已經有所猜測,煉血妖刀可是妖族至寶,若是流落在莽荒獸窟里面,豈不是白白荒廢了妖族至寶?”

    “對,煉血妖刀絕對不能留在莽荒獸窟,那是對妖族至寶的侮辱!”數十名合體期妖族修士,一致認為莽荒獸窟和煉血妖刀有著脫不掉的干系,就連衛青峰,也開始有所心動。

    煉血妖刀,妖族最強至寶,若是可以得到它,整個妖界豈不都能橫行!

    “咳!”

    衛青峰非常清晰,理智讓他輕‘咳’壓下四周的議論聲。

    “朱剛強,有什么話,盡管說出來,莽荒獸窟也算是青城地界最成功的自給自足的窟子,青城城主,青翼王都曾說過,若是青城地界多一些莽荒獸窟這種村窟,青城何須用賦稅來剝削城內居民,青城又何須背負那么大的壓力?!蔽狼嚳逅禱爸?,目光掠過附近所有合體期妖族修士。

    這些合體期妖族修士,或許不少妖獸都不知道衛青峰,可是青翼王,青城城主的大名,如雷響亮,使得他們雖然對朱剛強有所猜測,卻不敢輕易動手,生怕得罪了青城城主,免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少主,先前小人曾派出四個弟兄跟隨章自用出來尋寶……”朱剛強的話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的身上,因為他口中所言的四個弟兄,正好和死掉的四具尸首完全吻合。

    “朱剛強,你還說這些不是莽荒獸窟的兄弟?”朱剛強的話未說完,當即就被一個合體期妖族修士出口打斷。

    “尋寶,究竟適合寶物,難道和煉血妖刀有關?”

    “煉血妖刀乃是妖族至寶,朱剛強,憑你合體中期的境界,還不足以駕馭它,識相點,你就說出煉血妖刀的下落,否則,莽荒獸窟會因為你惹來殺身之禍?!痹誄〉暮咸迤諮耷空?,言辭狠辣,逼迫著朱剛強一定說出煉血妖刀的下落。

    數十人一片言語,好一會才算停滯下來。

    若不是衛青峰站在朱剛強旁邊,在場的妖族強者說不定已經對朱剛強動手了,實在是煉血妖刀太過珍貴,任何人得到它,等同于得到了整個妖界,哪怕是大乘期的妖獸,遇到煉血妖刀也要退避三舍。

    “朱剛強,你切說明白,尋寶,可是搜尋煉血妖刀?”衛青峰自然不情愿朱剛強說出來煉血妖刀的下落,可是附近數十位合體期妖族修士,若是不讓朱自強說話,只怕他青城少主的身份也鎮壓不住這些合體期的妖族修士。

    “小人真的冤枉,章自用,本體是只章子鼠,化神巔峰的實力,但他有一雙特別的眼睛,可以根據附近空間的靈氣波動和星辰光芒,判定有珍寶出現。諸位看到的四具尸體,也許是莽荒獸窟的弟兄,然而,小人卻沒有發現章自用的蹤影?!敝旄漲靠燜俳饈退檔?。

    “章自用,莫非讓他逃走了?”

    “這…吾來之時一只鎖定天空上的血煞光柱,沒有用神識查看附近,諸位來時,可曾有人有所發現?”此言一出,在場的合體期妖族修士忽然恍悟過來,垂頭頓胸,懊惱自己先前太過大意,錯過了搜尋的最佳時機。

    “朱剛強,你的意思,先前出現的血煞之氣和章自用有關?”衛青峰皺起眉頭,輕聲說道。

    “少主,小人真不知,不過小人可以確定一點,只要找到逃走的章自用,關于煉血妖刀和先前沖天的血煞之氣,也許可以找到一些線索?!敝熳鄖苛成下凍黽岫ㄖ?,認真的說道。

    “你可不能說謊?”衛青峰皺眉說道。

    “小人所言句句屬實,章自用這只章子鼠,本領真的不一般,小人這些年俸給青城的賀禮,多數都是出自他的手筆?!敝熳鄖空餉匆凰?,衛青峰心有異動,若是真的如同朱自強所說,莽荒獸窟的賀禮章自用出了大功勞,那么煉血妖刀極有可能就和章自用有關系。

    “既然如此,你在前面帶路,本少爺先去看看莽荒獸窟?!蔽狼嚳逍ψ潘檔?。

    “少主,您請跟小人來?!敝熳鄖抗Ь吹腦誶懊媼炻?。

    他自然清楚衛青峰進入莽荒獸窟絕不只是看一看,可是現在莽荒獸窟需要和煉血妖刀撇清關系,有了衛青峰的證明,青城和在場的合體期妖獸才不會對莽荒獸窟輕易動手。

    其他妖族修士,有的跟隨衛青峰一起去了莽荒獸窟,也有的散向四周,尋找突然消失不見的章自用。

    血煞光柱消失不見,數十名合體期妖獸出現,著實讓躲在百里之外,布上幻陣,斂去氣息的葉天心頭一驚,沒想到妖界的強者那么多,隨便一點動靜都能引出數十名合體期妖族修士趕來。

    葉天看著這些妖族修士聚集在一起,最終離去,方才取出莽荒獸妖的元嬰,搜魂術毫無阻礙的探入對方的識海,搜尋有關煉血妖刀和莽荒獸窟的消息。

    原來,煉血妖刀是這只莽荒獸妖小時候偶然誤食的殘片,逐漸喚醒了煉血妖刀的刀魂意識,他在刀魂意識的有意引導下,修煉速度快速提升,斬殺的妖獸和人族也越來越多。

    煉血妖刀的刀魂意識越來越強,最終凝聚而成半截刀尖,成為這只莽荒獸妖的法寶。

    只可惜化神巔峰的莽荒獸妖實力有限,提供煉血妖刀刀魂意識的精血、元嬰和精魂極其有限,煉血妖刀的實力恢復非常慢,至今不足鼎盛時期的一成之力。

    正因如此,葉天才能用鎮岳龜山圖抵擋斷刀刀刃的攻擊,才能斬殺莽荒獸妖,逼迫煉血妖刀的刀魂意識最終放棄莽荒獸妖,徹底的離開,尋找下一個繼承煉血妖刀刀魂意識者。

    至于煉血妖刀會去哪里,這只莽荒獸妖的記憶里面找不到任何消息,不過葉天也清楚,煉血妖刀既然是妖族至寶,恐怕遲早還是回到妖族的手中。

    不再多想煉血妖刀,葉天開始搜尋關于莽荒獸窟的情況,莽荒獸窟就在此地向北二百里一片方圓數百里的樟樹林深處,那里有一片嶙峋的尖石,高達數十丈,密集的林立在一起,莽荒獸窟就建立在嶙峋的尖石之內的一處溶洞。

    莽荒獸窟的位置,易守難攻,整個窟子只有一個出口。

    根據這只莽荒獸妖的記憶,莽荒獸窟的守衛非常少,大多少化神期和合體期的妖族修士,都會外出尋找獵物,伺機斬殺路途落單的妖族修士和人類修士。

    而且,莽荒獸窟還圈養了上萬名人族修士,專門負責在樟樹林中開辟荒地,中糧和一些常見的藥物,用來和青城的藥鋪置換物品。這些人族修士,一直都有兩名合體初期的妖族修士監視著,若有異動,當場斬殺。

    兇狠殘忍的手段,漸漸震懾住上萬名人族修士,使得他們不敢再有逃走的念想。

    “??!”

    搜尋導致,莽荒獸妖的元嬰臉上當即露出痛苦之色。

    葉天快速記下莽荒獸窟一共有九個合體期妖族修士,數十個化神期妖族修士,余下的都是一些實力不濟的結丹期和筑基期,這些妖獸對葉天沒有任何威脅。

    莽荒獸妖的元嬰在搜魂術之下,逐漸消散。

    這時,昏迷過去的章自用瞪大眼睛,驚恐的看著葉天,嘴唇哆嗦,雙手、雙腳,甚至五尺高的瘦弱身體都在顫抖,哆嗦的嘴唇露出的口型,當即讓葉天看懂了意思。

    人族!

    這只章子鼠認為自己是人族修士,他現在怕了!

    葉天自然知道章子鼠為何害怕自己,害怕人族修士,妖界本以實力為尊,就算是妖獸之間,也要分出高低,排資論輩。

    何況人族修士在妖界完全不受待見,一些人族修士可以修煉有成,大都是妖族的奴婢之輩,甘愿低頭為某個妖界強者的子孫后輩服務一生,方才可能獲得一線生機,修煉下去。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