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玩红运快三幸运飞艇:正文 0091 難以下咽的扎啤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從小在工薪家庭長大的獨生子,家庭條件確實一般,但也從沒少過他的吃穿。

    在外面瞎混了幾年也算是遇對了人,沒鋃鐺入獄手里還一直不缺錢花。

    再到了后來參加工作,父母雙親拿出畢生積蓄家里連婚房帶裝修都給他準備妥當,在錢上,曾銳屬實沒有過啥壓力。

    尤其是對兄弟,曾銳這錢花起來也是異常敞亮。

    光手里都還有二十幾個,這花五個讓身心緊繃的兄弟幾人放松放松,在他看來微不足道。

    坐在曾銳身旁這位皮膚白皙五官精致的小姑娘,大眼睛好像會說話,攬著曾銳地手就調侃道“老板,你們這樣豪爽的我們這末世后,還真挺少見的。老板,您是從事什么的”

    曾銳左手在小姑娘光滑的大腿上不斷來回撫摸,似笑非笑地回道“小姑娘,你媽咪沒告訴你,做夜場的,不該問的不問,不該打聽別瞎打聽昂”

    說完朝著人小姑娘屁股上就掐了一把。

    “哎喲”那小姑娘佯怒拍打了一下曾銳的左手“你這老板真討厭一過來就給人家上課”

    于是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有的姑娘唱著歌,有的姑娘在一旁伺候局。最熱鬧的還是小虎和易達那邊,六個姑娘輪番敬酒。兩人加一塊兒,四只手左擁右抱本來就摸不過來,占便宜沒夠的兩人,左一杯右一杯。

    啥節目都還沒開始,兩人酒恐怕干了快一箱了。

    而張鵬和大虎情況和曾銳也差不多,這一開場大多也都是先各玩各的。

    像張鵬這種剃著短寸,一臉堅毅,再配上那外套一脫,里頭小背心露出的健壯身材。在十八到二十三歲這個年齡段的小姑娘里堪稱通殺

    “哥,你這紋身紋的時候挺疼的吧”

    坐在張鵬左側的小姑娘聲音很輕的問了一句。

    “嗯,還好?!?br />
    張鵬目不斜視盯著前方的屏幕,自顧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頗為高冷。

    小姑娘同樣端起酒杯一口悶,又馬上給兩人再倒上。

    “哥,你這背上是不是還有吶”

    小姑娘挺好奇的又問了一句。

    “嗯,還有個滿背?!?br />
    張鵬再次舉杯,又是一口喝完。

    小姑娘先是一愣,但是職業態度很好地又跟了一杯,再次滿上。

    小姑娘這下不敢說話了,要知道兩人用的是那種一瓶一杯的扎啤杯。合著兩人總共一人兩句對白,就已經吹了四瓶哈啤了。

    這時張鵬反過頭,望著小姑娘“你對我的紋身感興趣”

    隨即手中的扎啤杯與之相撞,又是一口喝完。

    小姑娘徹底犯起迷糊了,欲哭無淚地舉起杯子咕隆咕隆。

    要真說占著便宜了的,還是我們混子界豬八戒,司機界小淫劍大虎哥

    大虎哥一進包房,就目的性很強,灌酒摸肉

    身邊的兩名姑娘讓他上下其手摸得臉頰緋紅連連。

    用一句網絡名言用在我們大虎哥身上極為合適人家的朋友喝點酒能歌又善舞,我的朋友喝點酒只會摸公主。

    從進包廂起,大虎除了兩姑娘開頭敬的一人一杯外,基本上算是滴酒未沾??墑稚喜煌5衛椿馗?,差不多都搓掉了一層老繭。

    剛開始玩的時候,姑娘們還有些拘謹。畢竟曾銳這伙人也是頭次來,出手又如此大方。

    姑娘們多少得收斂些,這可是她們的衣食父母,面對財神爺總得有個樣兒。

    但玩了近半小時兒,明擺著這群老板都沒啥架子,那玩的自己也越來越開了。

    坐在易達大腿上的小姑娘,望著易達腦袋上的“護舒寶”,捂著嘴笑道“哥,你這腦袋上咋還整了個七度空間頂著捏”

    明顯已經喝的有些迷愣的易達,一摸腦袋上的繃帶,嘴上振振有詞“之前有個算卦的,說我今年太旺了,勢必從年頭旺到年尾,越到后頭越是勢不可擋這不,我畢竟也是有大哥的人,總不能比大哥還旺吧我就稍稍擋些,給大哥留點空間?!?br />
    說完還眼神曖昧地望向曾銳,整不明白地還以為兩人有啥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本來曾銳跟身旁小姑娘聊得都快黏一塊兒去了,被易達投射而來的目光引來一陣惡寒。

    易達一邊將手伸向腿上姑娘的衣領里,一邊不住地叨叨“啥七度空間,我這正經馳名品牌護舒寶我大哥親手給我粘上去的”

    “哎喲”懷里的姑娘被捏的一聲嬌憨,端起酒杯,含情脈脈地說道“來,哥我敬您杯酒”

    易達不說是個酒中仙,但自稱也是在夜店里上過班,有幸也曾擔任過男公關。所以整點啤的,肯定不費勁。

    可不費勁和杯莫??隙ㄊ橇鉸朧?,易達從屁股剛坐下,還沒來得及享受一下這帝王般的手感,倒是一直享受著帝王的口感了

    為了曾銳仍桌上那四千塊錢小費能夠到手,三姑娘圍著易達輪番轟炸。人姑娘都一口悶了,易達不可能養魚吧

    可問題是人姑娘有三易達只有一個吶

    半小時,就光他們四個干了就得有三箱酒。這里頭大概能有一半,是易達一個人喝的。

    一點不吹牛b,姑娘他肯定不想放手,但這酒他瞅著是真哆嗦。

    于是乎他走到了包廂正中間,拿起麥克風客串起了本場活動的c這里指派對司儀。

    “來來來,我地朋友們,難得我們今天歡聚一堂光喝酒可就太沒意思了,啥時候不能喝酒吶被窩里喂,不比擱這帶勁吶我們是時候開啟今晚的互動環節了”

    易達踩著茶幾搖頭晃腦地烘托著氣氛。

    另一邊同樣喝的五迷三道的小虎,成了第一個舉手相應的。

    “達,達哥不吹牛b,你才是真會玩的這來了光喝酒有啥意思吶還得大家一塊兒玩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連語言組織能力都出現了問題的小虎,沖著易達豎起了大拇指。與易達遭遇的情況差不離,包廂里半小時就下了七箱酒,三箱是易達和姑娘的指標,那小虎最少也不會少過兩箱。

    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改變現狀,至少能夠讓他還有精力投身到下半場的活動去。

    出來玩的宗旨就是開心,盡興。

    互動環節,還是夜店ktv中常規的老一套。搖骰子,劃拳,誰是臥底,以各種各樣的手段定輸贏后再進行真心話大冒險。

    至于真心話大冒險,在這種環境下沒啥人選真心話,基本上全是大冒險。而且屬于怎么占便宜怎么玩,啥埋汰玩啥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