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今天红运福彩快三形态走势图:正文 第八十九章 變成反派的陳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在干什么???”

    賈信文看到陳楠拿起手機,整個人都戒備了起來。

    莫非這陳楠報警了?

    想到這,一絲絲冷汗從賈信文的額頭上流了下來。

    周圍的小弟聽到自己大哥的呼聲也都有些緊張,雖然說都是出來混的,但是警察的威懾力還是很大的,特別是這幾年掃黑除惡的貫徹,許多大小黑幫勢力都被剿滅一空。

    剩下的也就是他們這些躲在暗地里擦板球的人,這種人一有事情絕對是跑的最快的,所以他們現在已經做好了隨時逃跑的準備,就算是冒著被陳楠打的風險。

    陳楠并沒有對他們的話進行理會,很是從容道:“那你們現在就進來吧!”

    說完,陳楠便掛斷了電話。

    賈信文聽到這句話,整個人也是一震,這家伙不會真的報警了吧?

    可是不應該啊,要知道在陳楠來之前,賈信文就派了幾個人在各個街道等待,如果真的有人來了自己應該會第一時間收到消息才對。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探子被抓了,還有一種就是警察還在來的路上。

    如果是第一種,那就只能拼個魚死網破了,如果是第二種一不做二不休。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保安服的王海峰帶著一個看上去頗為狼狽的少女走了進來。

    此時的少女被蒙上了雙眼,原本潔白的臉龐上布滿了一條條的淚痕,頗為修長白嫩的大長腿上有著一些淤青和泥土,毛領大衣上面被拖拽拉扯而撕破的衣服也是歷歷在目,這一切都訴說著她悲慘的遭遇。

    賈信文只是看了一眼,整個人便像是一個燃燒殆盡爆炸了的炸藥桶。

    “操尼瑪的,欺負女人算個什么玩意?我勸你不要玩火??!”

    這個女人正是賈信文的妹妹賈小西,當初設計抓了黃鼠狼他們之后,賈信文為了不讓賈小西受到影響,所以便先讓賈小西回去了,結果沒想到這才一會兒不見,自己的妹妹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不管是誰都會暴跳如雷。

    當初,黃鼠狼他們行動的時候都是由李嘉遠程輔助的,黃鼠狼他們的行動跟計劃陳楠都聽的一清二楚,最主要的是賈小西的行蹤也是在那里暴露的。

    知道這件事的陳楠第一時間聯系自己ln99公司的安全部負責人王海峰去請賈小西過來。

    從這些天的相處來看,王海峰還是一個挺靠得住的人,陳楠這樣做主要也是想要試探一下他的反應,如果他干了這事,那么就相當他和自己成了一伙的,可以說陳楠這是在給王海峰一個投名狀。

    王海峰也很是厲害,他年輕的時候也參加過軍訓,當了六年的兵,后來退伍之后又考了許多的專業證書。

    這種事情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家常便飯,得到命令的王海峰立馬便知道了陳楠的用意,想也沒想快馬加鞭的帶著一些信的過的安保人員便跑去賈小西的公寓請她,結果賈小西因為她哥哥的囑咐所以并沒有答應。

    見賈小西不配合,王海峰也是個狠人,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便把人敲暈抓走,只是這個過程有些粗暴了一些,所以也造成了賈小西現在這樣狼狽的樣子。

    陳楠也沒想到王海峰會把賈小西弄成這樣,但是畢竟是自己讓人家去抓人的,所以也不好怪罪他。

    賈小西聽到自己哥哥的聲音,似乎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大聲哭喊著:“哥!哥!嗚嗚嗚,救我”

    賈信文從小和自己妹妹相依為命,最聽不得的就是別人讓他妹妹哭了。

    因為,賈信文在殺死他的酒鬼舅舅之前,就是因為他的妹妹哭了,這也是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讓一心想著隱忍的小孩操起屠刀的罪歸禍首。

    雖然做了幾年牢,但是賈信文一點也不后悔,只恨但是沒有再多補一刀。

    此時再一次看到賈小西的哭,當年的場景與這次的場景重疊在了一起,一時間賈信文的眼睛紅了起來,一股殺意在他體內慢慢滋生。

    他緩緩把手伸進了兜里,然后拿出了一把土制的手槍。

    “我要是你我就會乖乖的把槍丟在地上,你懂我的意思的”

    陳楠的手上拿著一把定制小刀架在賈小西的脖子之上,表情很是平淡,他之前一直關注著賈信文的一舉一動,看到他把手放進兜里的時候陳楠就察覺到了危險。

    賈小西感受著脖子上冰冷的氣息,整個人一激靈,嚇的大氣也不敢喘。

    賈信文感覺到賈小西的聲音,眼中的顏色也回復了幾分。

    當他看到陳楠架在賈小西脖子上的刀時,整個人頓時便清醒了過來。

    他不敢冒險,不敢拿他妹妹的性命冒險。

    強忍著這種內心上的憤怒,賈信文沉聲問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賈文信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從他微微顫抖的雙腿可以看出此時的他已經是出奇的憤怒。

    陳楠聽到賈信文這句話,哈哈大笑了起來:“我之前提的三個條件!當然,鑒于你頑劣的表現,我必須得增加一條!”

    賈信文聽到這個,表情微微一變不過隨即又暗淡了起來,在對方抓住自己妹妹的時候自己就已經輸了,此時再多一條或者少一條又有什么區別?

    “你必須從我面前永遠消失,以后不許再讓我看到你!”陳楠淡淡的看著這個一臉落魄的男子。

    永遠消失,什么人才會永遠消失?

    死人!

    想到這,賈信文又有些怒火,這特么的就算是二哈也忍不了??!

    陳楠似乎是看出賈信文的想法,笑著淡淡道:“你可以自己準備飛機票離開中國,當然,你錢不夠我也可以接濟一下的”

    聽到陳楠這句話,賈信文這才放下了心,把仇恨的怒火慢慢藏入了內心。

    反正自己接受了陳楠的這些條件之后,國內也混不下去去了,還不如出國來的省心。

    “撲通”

    賈信文直接跪在了地上,隨后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

    陳楠看著身旁這哭的像個淚人的賈小西,突然有一種自己才是反派的感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