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快三走势图红运:正文 356 霧海龍族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紀陵一邊對著這條白龍進行追逐,一邊心中暗暗高興,果然來到黃州深處的這個決定是非常正確的,一來就碰到了如此高等級的野獸,如果能夠將它擊殺,取得他的靈核,那么接下來一段時間的修煉,他就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了,這簡直就是天助我也呀,只不過眼前的這條白龍速度似乎非常的不錯,紀陵利用自己的實力去追她,居然被他甩得越來越遠了。

    在這樣一個霧氣非常濃重的湖里面,想要找到一只白龍難度是極大的,紀陵還是靠著自己敏銳的感知才能夠勉強的跟上他的腳步,但是可以想見在這樣繼續下去,他一定會把自己甩得越來越遠,最后自己一定會失去這一條白龍的蹤跡,所以他趕緊用體驗卡在自己的腳底下安裝了一個加速的法陣,頓時他的速度就提升到了,比這個白龍要快的境界。

    原本這一條白龍都快要跑出紀陵的視線了,但是紀陵的速度一加快,立馬又找到了他的蹤跡,因為這霧氣十分的濃重,就像是一整塊兒奶酪一般,白龍在里面穿行就會留下一條長長的軌跡,算的是十分慢的,所以,紀陵利用自己的超快速度很快就追上了白龍,甚至已經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身上的那些鱗片。

    紀陵沒有絲毫的猶豫,一鼓作氣直接來到了白龍的身旁,在她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一下子就抱住了它細長的身軀,這條白龍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龐大,他的身體也只是像一條蟒蛇一般,紀陵只需要張開雙臂就可以牢牢的抱住,只不過這條白龍的力氣和光滑程度要比紀陵想象中的更深,他抱著這條白龍居然被白龍一個甩尾就直接滑了出來。

    “沒想到你還挺滑溜的,不過今天竟然被我抓住了,那就別想跑了?!?br />
    紀陵嘿嘿一笑,直接再次加快了自己的速度,這一次他并沒有直接抱住這條白龍的尾部,因為這樣的話很容易被它掙脫,而是來到了白云靠近頭部的地方直接一個跳躍,坐在了他的身上,同時自己的雙手牢牢的抓住了它的龍角,這樣無論白龍再怎么抗拒再怎么掙扎,也沒有辦法將紀陵給甩下去了,就在這個時候白龍的嘴里面發出了非常凄厲的喊聲,一圈圈淡藍色的音波從他的身上不斷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連帶著周圍的霧氣也有一些震顫,紀陵看到這樣的一幕場景感覺非常的不太對勁兒,這龍的聲音怎么這么怪呢?聽上去就像是人的叫聲一般,不過他并沒有太過放在心上,畢竟黃州深處的那些荒獸們,實力是極強的,雖然在他的印象里面,還沒有荒獸化成人形的例子,但并不代表里面沒有,說不定就有一些荒獸集天地之靈氣,能夠化成人形。

    好在這條白龍并不是人形的,這樣紀陵在對他出手的時候,也能夠稍微的安心一點,要不然的話,還真不太好意思對他下手。

    紀陵在感覺到周圍的情況有一點不對勁的時候,就想要速戰速決,趕緊將這條白龍給解決到,拿了她身體里面的靈核之后,便立馬離開這個地方,但是當他準備拿白龍開刀的時候,卻感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給牢牢的鎖定住了,那種目光如同實質一般,在他的身上不斷的來回逡巡,讓他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他對危險的感知還是十分強大的,雖然說身體底下的這一條白龍十分的誘人,但是跟自己的小命相比,就有些微不足道了,于是他立馬從白龍的背上跳了起來,朝著上方直直的沖了過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天空之上突然出現了兩個圓形的,非常龐大的金色光芒,初看的時候還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但是仔細一瞧,竟然是某種巨獸的眼睛,它就在云層之上盯著下方,當紀陵沖出霧氣的時候,恰好看到了他的全部體貌。

    那是一條大如山岳的白龍,渾身的鱗片在太陽下熠熠發光,看上去就像是無數亮晶晶的盾牌,他就其在云層之中,跟紀陵的身形對比,就如同山岳與螞蟻,在他的周圍繚繞著,五顏六色的祥瑞光芒,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荒獸,而且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居然跟皇者差不多,他輕輕一甩頭,周圍那些濃重的云層便立馬破碎,甚至隱隱的有風雷在他的周身環繞著。

    面對著這樣的龐然大物,心里沒有任何的好辦法,他首先趕緊啟動了體驗卡,讓自己的修為,達到了皇者的境界,然后他并不想跟這個白龍進行糾纏,而是立馬下沉,想要從湖水里面逃走,然而讓它下沉的時候,底下又傳來了一聲怒吼,這一次他看到的不是那條嬌小的白龍,而是另外一條,更加粗壯的黑龍,它身上的鱗片閃爍著冷峻的光芒,在霧氣濃重的湖面之上顯得分外的顯眼,它的爪子極其鋒利,上面有著赤紅色的點綴,當他張口的時候,一道炙熱的火焰直接噴了出來,將周圍的白色霧氣全部燒穿,而那火焰去勢不減,直接朝著紀陵席卷而來。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間冒出了這么多厲害的龍呀?我這是捅到龍窩了嗎?

    紀陵一下子就有些傻眼了,沒有想到兩條這么厲害的巨龍居然堵住了自己的上下兩條路,沒有辦法他只好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進行逃跑,然而就像他心中所擔心的那樣,事情遠遠沒有結束,又一條龍擋在他的面前,只不過這一次是一條渾身赤色的龍,這條龍身上纏繞著絲絲縷縷的紅色絲線,在看到紀陵的一剎那,這些事件就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像一條一條的小龍朝著紀陵纏繞而來,紀陵本來想要直接離開,結果那些絲線纏在他的身上,讓他根本就無法動彈,哪怕現在他已經使用了一張皇者的體驗卡,也沒有辦法對抗這樣的力量,畢竟荒獸的皇者肯定是要比人類的皇者強大一些的。

    就在紀陵被纏住的這一會兒時間,天空上的那只巨大的白龍河水底下的那一條巨大的黑龍,也紛紛的趕了過來,他們呈三角之勢將紀陵牢牢的圍在中央,紀陵被紅色的絲線纏繞著,根本就掙脫不開,他轉頭一看,那條白龍和黑龍都有對他發動攻擊的趨勢,于是他趕緊使用體驗卡給自己制造了一個防護罩,緊接著那三條龍的攻擊就盡數而至,白龍吐出了寒冰,黑龍吐出了火焰,而紅的那些紅色絲線則是又變成了一柄鋒利的小劍,不斷的朝著紀陵的身上進行突刺紀陵身上的防護罩上不斷的亮起耀眼的光芒,這些攻擊并沒有打在他的身上,不過席琳好不容易積累下來的那些財富去,光速的消耗著,讓他心疼無比。

    只不過這樣的場景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紀陵的心中也異常的著急,他自然知道這一切到底是什么原因肯定就是剛剛自己想要殺掉那條小白龍,所以才會導致現在這樣的情況,為了讓自己盡快脫身,他只好大聲的開口喊道:“各位這是誤會呀,干嘛一上來就喊打喊殺的,我沒有惡意,我只是不小心進到了這個地方,就想要跟剛剛的小白龍問一下路的,我沒有任何的惡意,原來是客,大家好好的談一下不行嗎?干嘛要喊打喊殺的呢?”

    然而周圍的三條龍仿佛是聽不懂人話,一般根本就沒有理會紀陵,反而加大了自己的輸出,對他的攻擊愈發的很大了,而且您看到沒有辦法,息事寧人,心中也非常的憤怒,再這樣下去的話,他肯定會被這三條龍給打死的,畢竟它的消耗不可能是無休止的,消耗完了之后,他就只能夠任人宰割了。

    與其在這里坐以待斃,還不如好好的想一想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讓自己發起有效的反擊,從這里逃出去,想來想去,除了加大自己的錢財消耗之外,便只有誅仙劍氣,一條路可以走了,說實話誅仙劍氣這種東西他也不知道他的上限在哪里,有的時候使出來,好像和太白劍氣差不多,而有的時候使出來則有開天辟地的功能,這種東西的威力可能是隨著對手的強大而變強的,始終在紀陵的可控范圍之內。

    “我說各位這一切都是誤會,為什么就不能好好說話呢?非得逼我動手才行嗎?告訴你我這個人的脾氣可是很好的,所以現在才有耐心跟你們在這里討價還價,但說是你們真把我激怒了,那咱們就好好的比劃比劃,到了那個時候,把你們其中一兩個打傷打死了,可不要說我無理取鬧?!?br />
    紀陵的這些話終于有了一點點的效果,那些黑龍白龍聽到這句話之后,臉上露出了明顯的憤怒的神色,尤其是那條黑龍直接口吐人言:“你這個混蛋,欺負了我家小妹,還敢說什么事情都沒有做,像你這種巧舌如簧的家伙,還是卑劣的人類,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br />
    紀陵怕的不是這些家伙開口說話,無論他們開口說了什么都是無所謂的,她害怕的是這些人一語不發,只會對他發動攻擊,這樣的話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了哪里?現在他聽這個黑龍的語氣,似乎剛剛那條小白龍是他的小妹,自己想要把人家的小妹給殺掉,人家自然是要對自己報復的,不過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就被他們阻止了,因此自己還要跟他們繼續商談的可能。

    “大哥大哥息怒,這完全就是誤會啊?!?br />
    紀陵覺得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是握手言和比較好,雙方既然知道了矛盾的,關鍵在什么地方,那就是有機會緩和的,一直這樣對抗下去,最終一定是落得兩敗俱傷的局面,紀陵是絕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只不過黑龍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后,反而更加憤怒了。

    “你這個混蛋住嘴,誰是你的大哥?你少在這里套近乎,想要讓我們放過你門都沒有,你當我們家小妹是什么樣的人?隨意讓人欺辱嗎?今天你必死無疑?!?br />
    “就是,我們吳海龍族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軟柿子,今天你既然來到了這里,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進來的,但是想要出去玩都沒有給我把命留下吧?!?br />
    這一次開口的是那一條紅龍,只不過他的聲音好像是個女的,紀陵這個時候并不注意這些東西,一條巨大的白龍并沒有開口,只不過他一直在目光威嚴的盯著紀陵,就是他一直鎖定著紀陵,讓紀陵有點不敢輕舉妄動。

    “我是各位大哥,這真的是誤會呀,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來到這個地方了,我來錯地方了還不行嗎?你們就把我放走吧,咱們在這里互相爭斗沒有任何好處,你們把我放走了,有沒有人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呀?咱們在這里打得這么激烈,那就算沒有事也有事了,這不就是讓旁邊的人都知道嗎?”

    就在這個時候,那一條威嚴的白龍終于開口了,他只是目光輕蔑的看著紀陵,緩緩的開口說道:“哼,巧舌如簧,直接殺掉吧?!?br />
    這條白龍似乎在這三個人里面威望極高,在他說話之后另外兩個龍就立馬閉上了嘴巴,加大了對于紀陵的輸出,而且您無論在防護罩里面怎么喊,怎么跟他們談判他們都不再理會了。

    “這算什么?敬酒不吃吃罰酒嗎?之前的時候,我確實是因為不明情況,對那條小白龍追了好久,但是我畢竟沒有得逞不是,這件事情大家說開了就好了,你們要什么補償?我要有的話直接給你吧,何必要趕盡殺絕呢?還是你們覺得,我就是一個任人拿捏的軟柿子?

    你們霧海龍族真是太霸道了,可是你們也不要以為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比你們弱,兔子急了還有人呢,何況是我?!?br />
    說完之后,紀陵的身上冒出了極其璀璨的紅色光芒,那種紅色極其的刺目,非常的深沉,但景色還不太一樣,跟那條紅龍的紅色線也不太一樣,那一種絲絲縷縷的紅色劍氣在紀陵的周身不斷的環繞,輕輕松松的就將那紅龍,用來纏住紀陵的紅色絲線,全部都攪碎,而紅龍因為這樣的事情,而受到了重創。

    當紅龍自身遭受到了重創,心中有一股絞痛感覺的時候,眼睛里面露出了不可置信的光芒,而其他兩條龍也看到恢復自由的紀陵,眼中有一股濃濃的驚訝,不過他們并沒有以為這是紀陵有多厲害,反而是將那種懷疑的眼神看向了一旁的紅龍。

    紅龍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正想提醒自己的哥哥和父親,這個家伙有一種詭異手段的時候,紀陵已經用手指射出了兩道誅仙劍氣,分別朝著黑龍和白龍打去。

    黑龍看著那一道朝著自己直之而來的,誅仙劍氣的時候直接就發出了嘲諷的笑聲。

    “這是困獸猶斗嗎?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那黑龍對于紀陵的反抗感覺十分的可笑,他看到那些紅色的誅仙劍氣根本就沒有想過去躲避,而是直接吐出了一道極為炙熱的火焰,想要用這火焰和誅仙劍氣相抵消。

    而另外的白龍則是根本就沒有將這個攻擊放在心上,黑龍至少還吐出來,便想要將那誅仙劍氣抵消,而這個白龍則干脆無視了這誅仙劍氣,認為它打在自己的身上根本就不可能對自己造成任何的傷害,反而想要趁著這個機會,繼續發動自己的寒冰法術,對紀陵造成重創。

    事實證明任何一個自以為是的人總會遭到節能的黑龍的火焰遇到誅仙劍氣根本就沒有對誅仙劍氣造成任何的阻礙,反而是誅仙劍氣直接劃破了他的火焰,從里面竄了出來,然后以極快的速度打在了黑龍的身上。

    黑龍沒有想到這一道劍氣居然有著如此的威力,當看到來到自己身前準備反抗的時候已經遲了,他伸出了自己堅硬的爪子想要等下去,結果剛好抓到了誅仙劍氣的尾巴,壓根兒就沒有將他抓住,而那誅仙劍氣也是直接沒入了她的身體里面,他身體表面那些堅硬的鱗片根本就沒有為他提供一絲一毫的?;?,直接將他穿了一個窟窿,不過這個窟窿并沒有對他的身體造成太過嚴重的傷害,它的要害并不在這個地方,但即便如此,也對他造成了重創,他直接哀嚎一聲,竟然直接從空中摔進了湖水里面,從那窟窿里面流出來的血液,直接染紅了一大片的湖水。

    白龍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他還以為黑龍那里發生了什么事情,正想要趕過去支援,這個時候,紅色的誅仙劍氣也來到了他的身旁,這下子白龍知道這種劍氣十分的詭異,根本不能夠等閑視之,因此也沒有多大的直接用自己的肉體去硬抗,而是吐出了一道寒冰霧氣,形成了一個盾牌,就擋在了自己的面前,然而誅仙劍氣,直接擊碎了盾牌,朝著他的身體兇猛的沖了過來,白龍沒有辦法,只能夠讓寒冰在自己的身體上面凝結,形成了一層?;ふ?,誅仙劍氣打在上面,白龍則不斷的增強著?;ふ值暮穸?,總算是沒有被誅仙劍氣給穿個透心涼,但是即便這樣誅仙劍氣還是發揮了極其強大的破壞作用,因為有寒冰的阻擋,誅仙劍氣就在白龍的身體上不斷的滾動,每一次滾動都能夠將巨大的傷害,透射進白龍的身體里面,因此白龍身上的那些鱗片,被誅仙劍氣劃的支離破碎,雖然沒有穿透他的身體,但也給他造成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傷疤鮮血直流。

    這一次使用誅仙劍氣紀陵,并沒有前幾次使用的時候那種被天道所定的感覺,可能是因為靈界的世界等級比較高,所以不會因為這樣的一點點小事就想要將其抹殺,只不過這種電器對于紀陵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負擔,理論上來講,這種誅仙劍氣是可以無限制使用的,但是紀陵每次發射出誅仙劍氣的時候,那種反震力和他一算出來的一些攻擊總是會打到他自己的身上,對他也造成不小的傷害,所以這種東西是絕對不能夠頻繁使用的,如果不是今天真的沒有了辦法,紀陵也不會出此下策,而且這種東西的威力極大,紀陵也根本控制不了,萬一是出去把誰給殺掉了,那紀陵也沒有辦法,只能怪對面的人運氣不行。

    紀陵本來以為自己用誅仙劍氣好好的威懾一下這些人,他們就會知難而退,不會再對自己趕盡殺絕了,但他沒有想到,竟然起到了反效果,他們在被誅仙劍氣傷到之后,顯得更加的憤怒,對自己發動了更加猛烈的攻擊。。

    這下在紀陵終于明白了,跟這些野獸講道理是根本不可能講得通的,他們殘忍嗜殺,身體堅硬,根本就不愛他這樣的一點小傷,因此紀陵也不再跟他們講道理,不再跟他們廢話了,源源不斷的打出了誅仙劍氣,將這三條龍全部包含在了其中,白龍的防御能力極強,有冰罩可以?;ぷ約?,所以受傷看起來比較嚴重,實際上并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而黑龍和白龍則是沒有這樣的防護方式,在誅仙劍氣的不斷切割下受傷頗重,尤其是黑龍,紀陵重點照顧了一下這個家伙,將她的身體打出了很多的孔洞,上面汩汩的流著鮮血,現在他已經沒有什么力氣再對紀陵發動進攻了,只是躺在湖面上面,有氣無力的,只能夠被動的挨打。

    紀陵這一次是真的用了自己的時長的力量來對付這三條龍,但是因此他也受到了不小的反噬,誅仙劍氣不是普通的劍氣,他對紀陵造成的傷害也挺大的,如果不是紀陵有防護罩的話,也有點支撐不住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