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 玄幻魔法 -> 红运快三跨度走势图

红运快三开奖结果图:正文 087. 打地鼠與猜丁殼(4)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肖立早嘿嘿一笑,又往臥房前進了一步。

    “好啦好啦,那下面一局,我真的出石頭咯?!?br />
    肖立早點點頭,嘴巴一撅,無形撒嬌,最為致命。

    “石頭,剪刀,布!”

    第三輪——石頭對布,肖立早已經三連勝了。

    “蛤?”

    江子木的表情管理在這一刻開始松動。

    “搞毛線???又輸?”

    看看肖立早屏幕上志得意滿的微笑,江子木揩了揩眼角苦澀的淚水,“呵呵,看吧,我是實誠人,說出石頭,就出石頭?!?br />
    肖大愛豆05倍速的眨了眨眼,雖然沒出聲,但五官異常生動的詮釋著“你猜老子會不會信你的邪”?

    江子木嘆口氣,晃了晃手腕,舉著馬克杯,給自己滿世界找補,“休息一分鐘,我補充一下水分?!?br />
    趁著喝水的空檔,江子木可沒閑著,瘋狂的翻著腦子里的文獻材料,幫助下一輪進行數據分析。

    “根據調查研究的大數據,對一般人而言,出石頭概率354%,出剪刀概率35%,出布概率百分之26%。現在很囂張已經分別出過石頭剪刀布,如果他傾向于平衡,那下一局會出石頭的概率非常高?!?br />
    “但是,如果他分析我的心理,連續失利三次,一般人都會在潛意識對獲勝者進行模仿。所以,他應該會覺得我下一輪要出布,這樣他自己就會出剪刀等著我?!?br />
    “不過……很囂張這人的性格,嘖嘖嘖,”江子木把馬克杯擱回原位,小幅度的搖搖頭,嘴一嘟,“如果他會分析我的心理,那他就不是肖立早了?!?br />
    “好的哦,那接下來第四局咯?!?br />
    江子木把手攢成拳,靠近嘴邊,輕輕吹了口氣,“石頭——剪刀——布!”

    第四輪——布對剪刀,江子木又輸了。

    exome?

    江子木一臉難以置信,咬著下唇,一言不發盯著屏幕里的人瞧。

    這貨,到底是跟伊藤開司拜了把子,還是跟馮諾依曼互換靈魂了???

    “看我干嘛?”肖立早下意識摸了摸臉頰,緊接著再捋了捋頭發,“沒在你肚子里安裝電子蛔蟲,更沒作弊?!?br />
    江子木小嘴噘的高高的,心說難不成是那貨用了什么高科技,讓視頻畫面的傳輸有延遲了?不就是個猜丁殼嘛,不用搞那么燒錢的大陣仗吧?

    “神婆,還來嘛?”

    “廢話!老娘當然得贏回來?!?br />
    “石頭——剪刀——”

    趁著喊話的功夫,江子木的小貓眼滴溜亂轉,仔仔細細盯著肖立早的右手瞧。

    “如果他馬上要出石頭,那他五指應該握的比較緊;可他現在整個手掌看起來都特別放松,所以——真相只有一個,很囂張接下來要出——布!”

    第五輪——剪刀對石頭,肖立早再勝。

    么呀?

    江子木攥著手機往沙發上一癱,表情管理全面崩盤。身邊似乎已經分裂出另一個小小的江子木,把鼻梁上的眼睛一推,瘋了似的把啥納什均衡、概率理論、心理博弈的大部頭書翻的刷刷作響。

    “親,聽我的,這本書我已經吃透了,下一把你還出剪刀,穩贏!”

    第六輪——剪刀對石頭,江子木敗。

    “親,這次妥了,出布,包你扭轉敗局?!?br />
    第七輪——布對剪刀,江子木敗。

    “親,別氣餒,這回一定要相信我,我綜合了心理學的幾大知識點,接下來你出石頭,贏不了我直播吃翔?!?br />
    第輪——石頭對布,江子木敗。

    “親……”

    “呀!你閉嘴!”

    江子木一記老拳,往自己腦門上結結實實來了一下,“我還是不要繼續徜徉在知識的海洋了,做回本職工作,讓我查一查黃歷,確認下今天是什么‘諸事不宜’的黃道吉日啊?!?br />
    人間毒藥肖立早。

    實體解剖江子木。

    肖立早看著屏幕里的那張小臉從疑惑,氣憤,緊張,到委屈,放棄,絕望,這鮮明的一系列變化,簡直跟看諜戰劇一樣,驚心動魄。

    “神婆……不然,咱們歇一會?”

    江子木木然搖了搖頭,手腕一轉,又出了一把剪刀。冷漠的看看對面那骨節分明、青筋性感的大石頭,江子木嘆口氣,腦袋一耷拉,用手背沖著鏡頭掃了掃。

    心態崩了,信心壯烈犧牲。

    肖大愛豆一瞧,樂的嘴角要掀到耳朵后頭,一個健步,穩穩的又朝著臥室跨了一大步。

    猜丁殼鬼才實力認證!我驕傲!

    眼看著十連敗已成定局,江子木把手機往桌上一扔,狠狠伸了個懶腰。

    “親,我想虛心跟您請教一下,請問,您老用的是什么新興黑科技?不然,是什么邏輯推理,能次次算到我下一把出啥呀?”

    肖立早臉一皺,“我的這個算法,怎么說呢,是從西方引入的,最近才在華國興起?!?br />
    江子木:肅然起敬。

    “要想成功,思維得快,知識面得廣?!?br />
    江子木:挺是那么回事兒。

    “出手之前,要有豐富的創造力,出手之時,要有強大的爆發力,二者,不可或缺?!?br />
    江子木:啪啪啪,這轱轆應該進掌聲了。

    “而且,最最重要的,就是必須要果敢、有自信……”

    江子木開始不耐煩,朝著屏幕白了一眼,拉著長長的尾音催促,“說——重——點!”

    “哦,我那啥……就是freestyle?!?br />
    蛤?

    瞎比劃是吧?

    亂拳打死老師傅是吧?!

    江子木原來還想著,要是自己漏了什么知識點,就請肖大愛豆幫忙補一補,大概講一講推理過程,或者推薦幾本相關書籍開拓下思路也是好的,可現在呢?江子木腦子里只有一句話剩下——輕易停止對肖大愛豆智商的質疑,主要錯在我過早的給他的iq劃定了下限。

    魯莽了,是我魯莽了。

    肖立早在這頭看著一只炸毛貓一臉生無可戀,噗嗤一笑,哪壺不開提哪壺。

    “神婆,雖然今兒我被粉絲撓的跟紗窗一樣,可是,照眼下這情況,今兒還算是我的幸運日吧?”

    江子木被這場徹底的失敗整到沒脾氣,把碎成渣的世界觀掃了掃,下巴頦一抬,“離床還有幾步?”

    肖大愛豆把手機一歪,“就在下一步?!?br />
    江子木手腕一搖,不準備拖下去了,“石頭——剪刀——布!”

    下一秒鐘,肖大愛豆已經一個背越式,穩(四)穩(仰)當()當(叉)的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掛了?!?br />
    不得不說,江子木這次輸的很沒有風度??墑?,這么邪性的十九連敗,擱誰身上怕是都不好接受吧。

    “噯神婆!能不能有點兒體育精神——比賽第二,友誼第一好不好?”

    江子木楞個一秒,把臉往手機跟前一湊,一咧嘴,露出顆大白牙。

    “祝賀祝賀,熱烈祝賀!”

    “您老要是覺得口頭祝賀不夠鄭重,我再給您老耍一套拉拉隊操?”

    看著這么不走心的表現,肖立早的好心情卻一點沒受影響,舉著手機,看看那一頭“躺平任嘲”、“毫無斗志”的江子木,頓一頓,輕輕道:“神婆,再來最后一局,怎么樣?”

    “干嘛,你想湊個整???”

    “嘖嘖,這么輸不起,不像你的作風嘛?!幣槐咚?,肖立早一邊抬起另一只胳膊,等靠近手機,把手一立,虛虛的摸了摸屏幕上的江子木,“喲喲喲,看這憋屈的樣子?!?br />
    “呼喇呼喇毛,不氣不氣哦?!?br />
    話說出口的剎那,肖大愛豆似乎突然感受到了這臺詞動作的肉麻跟惡心,看看瞬間變臉的江子木,忙不迭把手一縮,“咳咳,說吧,接下去你要出什么?爺今兒晚上高興,勉為其難的讓你贏一局?!?br />
    江子木: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你個帥小伙子壞得很!

    嫌棄的白了一眼五秒鐘前愛撫屏幕的肖立早,江子木把臉暗戳戳的朝后移了移,眼簾一垂,“我出石頭!”

    算了,不掙扎了。今天就不是老娘的luckyday,說出石頭就出石頭的話,至少還能輸的高風亮節點兒。

    “石頭——剪刀——布~~~”

    江子木下意識把手往眼睛上一蓋,一聲吆喝,一個小粉拳已經送了出去。

    慢慢悠悠的把手指一開,小心翼翼的睜了眼,透過指縫,正瞧見肖大愛豆一張笑臉,跟一只大大方方的剪刀橫在跟前。

    “yes~~~yes!yes!yes~~~”

    “開心吶~~~”

    江子木把腰桿挺的直直的,上半身左左右右很有節奏的來回晃,嘴里一遍又一遍喊著“贏了贏了”,最后還來個繞腕花型手,跟著做了個原汁原味的維族移頸舞動作。

    這一套上身組合拳打下來,把肖立早看的一懵,趁著江子木還沉浸在1vs1這“壓倒性失敗”的巨大喜悅里,肖立早把伸在前頭的剪刀手一收,輕往嘴唇上一貼,趁人不備,再緊跟著往屏幕里的江子木臉上一印。

    “神婆,我睡了。晚安?!?br />
    呼,肖大愛豆神經質的抬著脖子環顧四周,待確定沒有第三只眼睛看到自己剛剛那么傻叉又癡漢的舉動后,這才安安穩穩重新縮回了被窩。

    “nightynight?!苯幽就O露?,定睛看向手機,雖然不知道那一頭的肖大愛豆為啥笑的一臉……額……曖昧,可面對自己久違的勝利,大腦暫時也顧不上許多。眼睛一瞇,嘴角一抬,兩只手順勢移到耳朵邊上,這么一笑,妥妥就是只人見人愛的招財貓。

    聽著客廳一通騷亂,丁叮叮不緊不慢,邁著遛彎老大爺的步伐緩緩出了臥室。

    “江江?”

    這是吃錯什么藥了,搞得一臉通紅,連水汪汪的小貓眼都笑沒了?

    “叮叮,你快過來?!苯幽竟伊說緇?,把手機往邊上一扔,急火火站起身來,捉了丁叮叮的胳膊就往沙發上拉。

    “你猜剛才我跟很囂張在玩啥?”

    丁叮叮一臉無奈:呵呵,就現在這個形勢看,給你倆一人一坨濕泥巴,你倆也能玩出兩座迪士尼的花樣來。

    “說出來你都不信,我們玩猜丁殼。那貨居然連贏了我十九局哦,而且中間連一次平局都沒有呢?!?br />
    “所以你是為了棗子的好運氣而開心呢,還是為你連輸十九局開心?”

    額……

    江子木一拍腦門,“對厚,那貨的運道,biangbiang高的嘛?!?br />
    “嘿嘿,不過我開心,是因為最后一盤逆風翻轉,最終還是我大殺四方!果然,還是得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br />
    “呦呵,這美好的夜晚,這公平的比拼,還有這……真實的勝利喲!”

    面對肖立早的開閘放水,江子木心不在焉的聳聳肩:啥?放水?不知道,沒聽說,邊玩去!

    丁叮叮一臉我也不知道該接什么的表情,低頭看看剛修剪好的趾甲,覺得眼下自己還是更渴望摳一摳jiojio。

    這時的十九連貫,吭哧吭哧把臉埋在被子里,開心的整張床跟著哆嗦。手往床邊一探,也不知從哪兒撿過來一條厚厚的浴巾,把手機牢牢一包,又孩子氣的在上面留多一個晚安吻,嗖的朝外一扔。

    嗯,心滿意足。

    睡覺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